世界動態
2020/8/3-8/9
2020年31期
中美七月驚奇台前幕後 (丁果)

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美方欲破門而入(圖:路透社)

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工人正拆除招牌(圖:路透社)

中國駐休士頓總領事蔡偉

美國駐成都總領事林杰偉

蓬佩奧極具政治野心(圖:歐新社)

美國掀起七月驚奇的反華風暴,要求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三天內關閉,中國則以關閉美駐成都總領館反制。國務卿蓬佩奧欲把自己塑造成新對華外交政策設計師,為日後選總統鋪路。

新冠疫情大流行的七月,是中美關係自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尼克森、尼克松)採取「接觸政策」近半個世紀來「最驚奇的七月」,而雙方即時要求對方關閉一個領事館的決定,更是中美建交四十一年來最大的外交危機。白宮有官員聲稱中美關係的交惡猶如「自由落體」,而《紐約時報》稱中美關係已經陷入「死亡螺旋」、回頭已經太晚。因為雙方正在「一步一步、一點一點地瓦解幾十年來建立起來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聯繫」,讓雙方最強硬聲音主導的新冷戰對抗時代成為可能。面對中美關係的現狀,國際社會正在絞盡腦汁如何「選邊站」卻又可能「左右逢源」,而國際輿論則呈現複雜的多元反應,或推波助瀾火上澆油,或袖手旁觀冷嘲熱諷,或危言聳聽算命占卜,以至於讓整個世界陷入動盪不安。

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隨著中國崛起而日趨激烈,在克林頓和小布殊入主白宮之時,都出現過轟炸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和南海撞機事件這樣的「不測危機」,但都因為雙方的克 制而軟著陸,以至於「中美之間在經濟上已經相互依賴太深」而難以切割,成為觀察中美關係的內在主軸,即使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美中貿易戰,國際輿論仍然認為「打打停停」將是一種「新常態」,全面脫?十分遙遠。二零一八年十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問題演講,當時被輿論定性為尼克遜訪華以來「最強硬的講話」,是美中「新冷戰鐵幕」落下的標誌。但一年以後,彭斯發表第二度對華政策演講,定位中國為美國的「經濟與戰略對手」,但強調美國樂見中國有更美好的未來,美國絕對不會主動跟中國脫?,華盛頓並不希望與中國起衝突或者「制約中國」,而只是謀求「公平競爭」。

彭斯的對華政策宣示只是兩國關係「春夏秋冬」中寒冷季節的反映,今年中美關係的「七月驚奇」則顛覆了四季循環往復的常態,宛如大伏天降大雪,掩埋了中美關係半個世紀來形成的「所有生機」,展露了「死亡之神」來臨的嚴酷跡象。從現象上來說,確實如此。

就在新冠病毒在美國全面反彈之際的七月,在特朗普的默許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掛帥」,發動了一場全面「對華圍剿」。其中最令人震撼的是,美國政府在七月二十一日(週二)突然要求中國關閉駐德州休士頓總領事館,而且只給予三天時間,因為來不及搬走,以至於中方不得不在領館的天井焚燒文件。

休士頓是前總統老布殊住家所在地,也是中國籃球巨星姚明征戰NBA的地方,更是中國在美國設立的第一個總領事館。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承認美國要求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關閉的消息時稱,這是「為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公民的私人資訊」。在各方質疑這個理由太寬泛後,美國國務院對要求關閉休士頓總領事館的理由進一步加碼,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稱,中國休士頓領事館是中國發展留學生間諜、獲取經濟和軍事情報的「司令部」。但美方沒有給出這種指責的細節,只是說總領事蔡偉及兩名中國外交官最近在休士頓機場曾有可疑舉動。當時一批中國公民正等待登上一架中國政府安排的專機,史迪威稱,這些外交官將某些旅客帶到登機口處,而中國航空公司所持的登機證件上,外交官的出生日期是錯誤的。只要稍微懂得一些中國政府行為模式的人都知道,「某些旅客」未必是「間諜」,而是有相當背景的華僑華人或者留學生,總領事和外交官要「小心照顧」,不然無意中可能就得罪北京的大老了。

美視中國威脅超過蘇聯

七月二十三日,國務卿蓬佩奧特意選擇在加州的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政策演說,而尼克遜的孫子也在演說現場。蓬佩奧選擇加州橙縣發表演講,是有深意的,一是要營造美國對華政策到了歷史性轉折的關口,用他的話說,延續半個世紀的尼克遜對華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美國要重回領導地位,率領自由世界對付中國共產黨。他甚至把北京的威脅描繪成超過當時蘇聯的威脅,因為「蘇聯當時與自由世界隔離,而共產主義中國如今已經在這裏,在我們國境之內」,「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主義中國,共產主義中國就會改變我們」。

二是蓬佩奧要塑造超過自己國務卿地位的「領袖形象」。從演講地點到演講內容,蓬佩奧已經超越了之前的副總統彭斯,被稱為是「對華新鐵幕演講」,而他的對華鷹派立場也超過了被特朗普開除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北京將蓬佩奧描述成要當上世紀五十年代麥卡錫主義橫行時的國務卿杜勒斯,但這是小看了蓬佩奧的政治野心。蓬佩奧深知特朗普或許不能連任,而即使贏得連任也不會再讓他繼續當國務卿(因為博爾頓透露他也認為特朗普是外交白癡,而他也知道特朗普是一個有仇必報的商人),因此,他要抓緊大選投票前最後三個月的機會,超越基辛格,將自己塑造成與尼克遜平起平坐的「新對華外交政策設計師」,為他先選參議員、後出戰二零二四或二零二八年總統大選製造政治資本。巧的是,蓬佩奧的家鄉與尼克遜一樣,也是加州橙縣。

為達到這個目的,蓬佩奧說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夫.雷、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出面,從各個方面指責中共已經滲透美國、按照北京模式重塑世界,這些部長級人物的「邊鼓」自然就提升了蓬佩奧的「鐵幕演說」位階,將自己與尼克遜、列根(雷根、里根)總統並肩。為此,他在演說中還特意提及列根的「信任但要核實」的準則,稱現在的對華準則應該是「懷疑但要核實」。

為了給自己的鐵幕演說添料,國務院主導發起了對中國軍方訪美學者的「簽證詐欺」起訴,並暗示不惜再度關閉另外的領事館,同時也放風要推動「中共黨員簽證禁令」等。

北京避免鑽入陷阱

雖然新疆「集中營政策」和香港通過國安法成了蓬佩奧掀起「七月驚奇」反華風暴的契機,而被特朗普革職的前首席策略師班農甚至故作高深地透露,白宮命令蓬佩奧、奧布萊恩、雷、巴爾等「四人幫」制定了「推翻中國共產黨」的冷戰計劃,並拉攏盟友利用中印邊界糾紛、南海主權爭議、兩岸台海之爭等,適時發動局部熱戰,但北京十分清楚,這次緊鑼密鼓的「七月驚奇」反華風暴最大的契機仍然是美國內部因素,那就是特朗普十一月的大選。

鑑於此,北京雖然分別對「四人幫」的鐵幕行動進行了回擊,甚至在北京等地展開了「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戰略預備,但北京對中美關係的「鬥而不破」傳統仍然持有信心,故而回擊行動大都是點到為止。北京宣布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因為那裏是美國情報機構收集西藏、新疆情報的中心)作為報復,卻對外界期待關閉駐港總領館(那才是美國在「遠東」地區的情報中心)隻字不提。同時,為了防止外交戰升級,北京讓因「簽證詐欺」躲在三藩市總領館一個月的軍醫唐娟走出去自首,堵住蓬佩奧借機關閉舊金山總領館的「盲動」。此外,中國外長王毅等也再度向美國喊話,表明中國無意挑戰美國的霸權。

值得關注的是,在「七月驚奇」的反華風暴中,美國出面開打的是外交系統和情治及司法系統的對華鷹派,而白宮經濟系統的對華鷹派則相當收斂,以至於班農忍不住呼籲:要給中共致命一擊,經濟鷹派也要跳出來。問題是,北京也已經感覺到,外交系統和國安系統、情治系統並非是特朗普的「嫡系部隊」,而只是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的工具,隨時可以棄之,而經濟系統的團隊才是他的「嫡系」。

因此,北京不理會特朗普放話「對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不再感興趣」,而是在疫情導致經濟停擺以及復工艱難的情況下,仍然努力遵守談判協定,擴大了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僅第一季度就採購了三百五十五億多人民幣(約合五十億美元),三月下旬至四月中旬,又採購了一百一十萬噸美國大豆,四月十七日至二十三日的一週內,中國採購了六十一點八噸美國大豆,是去年十二月初以來最大單週購買量,四月三十日,中國國有進口商採購了至少三十萬噸美國大豆。而特朗普也親口承認,中國近日單日購買美國玉米數量已經破了紀錄。更重要的是,中國按照協議,正在逐步取消外國公司進入中國的限制。對此,白宮經貿團隊持正面態度。也因為如此,在「七月驚奇」的衝擊下,國際社會期待中美雙方的貿易代表在八月份舉行第一階段協定落實評估會談,或可成為中美關係的新轉捩點。至少中方已經有專家公開在具有改革風向標的《南風窗》喊話,中國的最大敵人不是美國和病毒,而是不能延續改革開放。可見,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仍然是維持美中關係的「中流砥柱」。

有輿論稱,蓬佩奧是代特朗普向中國發出冷戰宣言。其實,事實恰好相反,特朗普成了蓬佩奧的「綁架對象」。由於連任選情告急,特朗普不但民調支持率被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拉開,而且像德州這樣的搖擺州已經向民主黨傾斜,再加上特朗普抗疫不力,美國確診和死亡人數直線上升,加州、德州、佛州繼紐約州後成為新冠病毒重災區,特朗普期待經濟重開重現股市榮景、大規模提升就業率幾無可能。

特朗普被蓬佩奧打臉

為此,特朗普只能聽憑蓬佩奧「打反中牌」來挽救選情,甚至還要主動配合。特朗普很清楚,除了對華貿易戰,蓬佩奧對中共的每一個指責都是對特朗普打臉,因為無論在新疆集中營、香港問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評價等議題上,特朗普都對中共說過好話。

誰都知道,一旦特朗普贏得連任,他一定會「翻臉比翻書快」,「四人幫」無法連任是大概率的事情,而蓬佩奧的「冷戰宣言」也極有可能被美中第二階段的貿易協定所取代。從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執行層面來看,哈德遜智庫的中國專案主任、《百年馬拉松》作者白邦瑞才是最重要的謀士,而非蓬佩奧的華人顧問余茂春。而他認為特朗普不會將中國視為敵人,但會阻止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袖,而他的執行策略就是「用共產黨的方法對付共產黨」,即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這個說法也正好與特朗普信奉的「公平交易」原則相契合。從這個意義上說,北京或許仍傾向支持特朗普連任,只有「商人」特朗普,才能為「中美冷戰」解套。▇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7/27-8/2
2020年30期
英國棄用華為5G設備,源於特朗普親自施壓,特朗普更揚言會以同樣手段來迫使其他國家封殺華為。德國卻拒絕美國壓力,加強與華為合作,並聯合二十八個國家向華為增加5G訂單。 隨著大選臨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的...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墨西哥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為慶祝「美墨加協定」首次出國訪美,與特朗普會面,被指出賣了加拿大,有為特朗普助選之嫌,冒著背叛墨裔美人的風險,也在中美劍拔弩張的關係中選邊站隊。 墨西哥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於...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土耳其當局將聖索菲亞天主教教堂從博物館改為清真寺,西方遺憾,回教世界雀躍,反映文明衝突惡化。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於七月十日宣布將世界文化遺產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從博物館改為清真寺,兩週後開始舉行禮拜。宗教...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