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胡煒權
2020/6/4-6/10
高雄就是「又高又雄」? ——從歷史地理的觀點分析 (胡煒權)

高雄八五大樓

作者是日本一橋大橋大學歷史系博士、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

(編按:事件源起自高雄市長韓國瑜於六月六日遭市民罷免,支持者陷入情緒低潮。國民黨立委陳以信當天貼出八五大樓照片,對未來感到悲觀。不過,他在貼文中表示,日治時期「打狗」改名為高雄是因為日人期待這座城市「又高又雄」,引發一系列風波,催生本文,考究高雄地名源流。)

最近偶爾看到關於台灣南部高雄市的名字由來之談,順便自己也來談一下高雄地名的事情。不少台灣的朋友和名人都已經提到(其實也是常識啦?)台灣高雄來自於日本京都市右京區的地名「高雄」。還有,在這之前高雄的原地名是「打狗」,來自於當地原住民的土語。關於這兩個台灣朋友都大概知道的史事,在此就不作多談了,來談點其他的。

一、京都「高雄」的由來

作為日史研究者,那就來談談京都那個高雄的故事。其實在日本,以「高雄」為地名的不太多,而且大多集中在西日本。更多會用上同音的「高尾(TAKA-O)」。所以換句話說,當時用上「高雄」這個字來命名京都右京區這塊土地,自是有它的歷史淵源。有人拿出萬葉假名來呼應故事,我倒覺得不需「尋根」尋的那麼謠遠。按目前的史料來看,京都市高雄的地名來自於當地的名剎神護寺。

神護寺的前身是「愛宕五寺坊」之一的高雄山寺(也會寫成「高尾山寺」)。公元781年,倡議和支持桓武天皇遷都的功臣和氣清麻呂為國家安泰,於該地建立了一座山寺(後來成為和氣氏的菩提寺,同時也是佛僧修行的名地),那就是高雄山寺。後來,清麻呂之子和氣真綱、仲世兄弟於824年將高雄山寺和附近的神願寺合併,改稱為「神護國祚真言寺」,簡稱「神護寺」,山號「高雄山」,兄弟二人將此寺交給名僧空海,自此「神護寺」便成為真言宗的重鎮。

後面的寺院發展就此打住不談,這裡的重點是,從上面的故事可以想像到,「高雄」的地名是來自於「神護寺」的山號「高雄山」,而「神護寺」所在的高山「高雄山」既是山號,本來也是因為和氣清麻呂建了高雄山寺,而已有名號。

地名來自於寺院山號,這在日本是十分普遍的,本不為奇。問題是為什麼這地會出名呢?除了「神護寺」是名剎,又是真言宗重鎮。在中世初期,武士出身的名僧文覺為了再興神護寺而奔走,最終通過與建立鐮倉幕府的源賴朝走近,終於達成心願,重振神護寺。因此,文覺也被後世稱為「聖人」、「高雄之聖」。

除了真言宗的故事,高雄另一個著名的原因,是因為當地乃至今為止,高雄山上的景色也是得到時人讚嘆,而且一直是冠絕京畿以至日本的觀賞紅葉名勝之地。在記錄文覺中興神護寺故事的《高雄山中興記》裡提到:

「高雄山者,山高而顯鷲峰山之梢,谷靜而鋪商山洞之苔,巖猿叫兮遊枝,人里遠而無囂塵,寺跡好而有信心,地形勝尤崇佛天」

至於觀賞紅葉方面,自中世紀以來,紅葉與高雄山已結下不解緣,甚至對於京民而言「紅葉=高雄山」,在十六世紀時已成為當地貴族庶民的「賞紅」地,之後到了近現代,更是鋒芒不減。

因此,不難想像近現代日本人對「高雄」的印象不淺,在明治至大正時代的京都旅遊書裡,高雄基本上是必然出現在榜上的名勝。所以,「高雄」的字面之義其實早已不是重點,因為長久以來的名勝、名剎之地「高雄」早已深入民心。

二、台灣「高雄」的由來

1920年8月,日本統治下的台灣總督府下達府令,配合統治台灣政制改組政策,將原本的地名「打狗」(一名「打皷」)改為「高雄」。有人認為當時日本人希望當地「又高又雄」,的確,查考當時的文書和報章,包括訪問後來的高雄州知事,都會看到當時日本和台灣總督府都公開地強調,想打造高雄成為進出南中國海的樞紐和戰略港口,期待它為日本帝國的發展和大東亞戰略展作出貢獻。

不過話說回來,翻閱當時的總督府令、日本本國和台灣的報章,當時官方並沒有公布改名的原因。就目前所見,唯一的說明是「按音便」,也就是將原住民土語的「TAKAU」跟日語的「高雄(TAKAO)」來一個音譯定為地名,然後稱為「高雄」。

至於為什麼要用高「雄」呢?目前沒有明確的官方解釋,但不難想像京都「高雄」在日本人心中的位置和名聲,選用「高雄」來命名,可以說「雖不命中,也不遠矣」。

三、「京都高雄」和「台灣高雄」的偶遇

最後,為大家介紹一個有趣的發現,恰恰可以在某程度上將「京都高雄」和「台灣高雄」輕輕的連繫起來。

剛才我在上面引用的《高雄山中興記》裡提到「谷靜而鋪商山洞之苔,巖猿叫兮遊枝」,似乎古代的京都高雄山上,山猿為數不少。而且,一部成書於日本十三世紀前期、名為《古今著聞集》的故事書裡,提到「高雄之聖」文覺上人的一段小故事。簡而約之,就是某日,文覺正為復興神護山奔走,在附近的清瀧川遇上三隻大猿猴利用智慧,收拾烏鴉,釣上河魚的故事。故事內容並不重要,這裡要提起的是京都高雄山與猿猴似乎是一定的關聯,並利用文覺來強調這一點。

為什麼要提起高雄山與猿猴的關係呢?其實,查考一本在1937年,由當時高雄市印製的《高雄市要覧》裡,介紹了現時位於同市鼓山區的壽山。壽山原名高雄山,在1923年4月因為慶祝訪台的皇太子裕仁(後來的昭和天皇)生日,於是改名「壽山」。

據同書介紹,因為那山上棲息了很多猿猴,被當時來到當地的外國人稱之為「APE-HILL」。相信大家立即能發現到,這個小故事與京都高雄山跟猿猴的故事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隔越時空,竟然巧合相成。即使壽山多猿的說法為真,但恐怕也非日本統治者當時將「打狗」改為「高雄」的原因和命名根據,說到底就是一個偶然的巧合而已,不知台灣高雄市民看到這個巧合,會覺得怎樣呢?

(本文原發於作者Facebook,獲作者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擬。)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9/7-9/13
2020年36期
安倍政權長壽的原因,是成功懷柔和安撫日本國內的保守勢力,使得他們含淚也要支持安倍晉三。 胡煒權,香港人,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專攻日本中世史。二零零七年獲得日本文部科學省國費留學金留學日本,二零一零年...
2020/8/17-8/23
2020年33期
日本在保守派修正主義史觀下,對侵略亞洲的歷史避重就輕,並要求美國為投擲原子彈道歉。 胡煒權,香港人,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專攻日本中世史。二零零七年獲得日本文部科學省國費留學金留學日本,二零一零年取得...
2020/7/27-8/2
2020年30期
日本自民黨保守派議員反對香港國安法,呼籲政府強硬回應,取消習近平訪日,但決議未能通過。他們代表黨內親美保守勢力,但反對女性平權,認為慰安婦問題是子虛烏有,贊成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但不代表黨內主流,未成氣...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