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南海風雲
2020/8/3-8/9
2020年31期
中美南海對峙風暴 中方人工島面對挑戰 (曾浩年、蔣君行)

美國列根號航母進入南海 (圖:美國海軍)

美國戰機在南海演習(圖:美國海軍)

中國發射東風導彈

永興島:中國大事建設,興建跑道

南海戰雲密布飆升至歷史最高點。特朗普為了挽救選情,可能會攻擊南海的中國人工島。美國海軍兩大航母打擊群挾強大海空優勢,大軍壓境。中國的秘密武器是錢學森發明的東風系列導彈,被視為「航母殺手」,可以在大氣層變軌,再垂直超音速襲擊命中,而北斗衛星系統發揮導航作用。這場航母與彈道導彈的殊死戰一旦爆發,將決定美國大選結果,也將決定中美命運的軌跡。

在炎炎夏季之際,美中軍事對峙的熱度也飆升,戰雲密布的形勢,上升到朝鮮戰爭之後的歷史最高點。

越來越多軍事專家判斷,中美最熱的對峙點不是台海,而是南海(東南亞國家稱為南中國海),其中又以靠近中國海岸的東沙群島、西沙群島和中沙群島之間的一片廣大三角水域最為兇險。離中國海岸最遠的南沙群島,也是美軍參謀本部心目中的開戰之地。

美國在南海發難的伏筆,早在七月十三日就露出端倪。國務卿蓬佩奧強調不承認中國在南海的人工島,也不承認「九段線」,也就是說,被中國認為「不可分割的領土」的南海人工島,會成為美國軍事挑釁的目標。

特朗普政府內部的鷹派勢力正試圖將國內的新聞關注焦點,逐步凝聚在南海的戰場上。中國軍事專家王雲飛指出,美國軍艦近期在南海動作頻頻,「已經到了有史以來最可能對中國島礁發動襲擊的嚴峻時期」。

王雲飛認為,美方最可能突襲南沙島礁,當中黃岩島的可能性最高,其次有可能襲擊建有機場的美濟島、永暑島和渚碧島。此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對各國都無人駐守的島礁進行轟炸。王雲飛說:「一九九九年五月美軍連有主權的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都敢襲擊,更何況對自我認定的無主權島礁。」

中國現在南海的大型的人工島,都是高度軍事化的堡壘,從建造開始就已經構思如何防衛來自美國與鄰近國家的密集攻擊,因此部署大量的導彈,並拓建可以停靠戰鬥機的跑道,地下的工事也使用來自中國的水泥加固,並有巨大的地下油庫可以支援持久戰,被設計成不沉的航空母艦。

但不沉的航母,是否可以擊沉來攻的航母?由於島嶼易攻難守,估計美軍不會登陸奪島,而是會採取轟擊摧毀的方式。由於中國幾個人工島都部署大量的彈道導彈,可以對威脅島嶼的美軍艦隊發出凌厲反擊,島上加強的戰機群會立刻起飛迎戰。這場面等於是不移動的航母與移動航母的南海殊死戰。但更重要的,是位於海南島與廣東福建的長程彈道導彈的「火箭軍」,也會在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精準瞄準下,對來犯的美軍艦隊予以致命反擊。

美國擁有十一個航母打擊群,近年在亞太的演習中,都出現兩個航母艦隊同時演習,展示震懾力量。但如果美軍瞄準中方的人工島,就會面對中國最強大的導彈反擊,爆發一場歷史上首見的美國航母對決中國「航母殺手」導彈的大戰,鹿死誰手,不僅決定特朗普是否可以連任,也決定中美兩國國運的軌跡。

因為中國「航母殺手」東風系列導彈也被稱為「錢學森導彈」,錢學森是中國「兩彈一星」元勳,他用一種獨特的彈道原理,導彈直射到大氣層後跳躍幾下,然後從大氣層垂直以超音速打擊航母。由於導彈是以大面積爆炸為攻擊面向,在方圓較大範圍內引爆,被瞄準的航母無法逃避被擊毀的命運。

東風系列導彈試驗場

但這中國「航母殺手」導彈的運作,從來沒有實戰來驗證。若中美在南海爆發戰爭,這將是中國最新武器東風系列導彈的試驗場。中國海軍力量的發展速度雖然令人震撼,但與全球海軍力量霸主美國對比,中國面對著美國海軍依然處於不對稱的狀態,傳統正面對決處於下風。中國深悉短期內海軍力量無法與美國等量齊觀,因而發展出其獨特的應對方法,換道超車,超越前進。中國成為第一個成功研發與裝備反艦彈道導彈(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 ASBM)的國家。

中國的東風二十一型就是典型的研究結晶,被稱為「航母殺手」。彈道導彈以其超高速著名。步槍子彈的速度大約為音速的四倍(四馬赫),而中國的東風二十一型尾段速度可達八馬赫,比子彈還快。彈道導彈正是依賴極高速度來突破飛彈防禦系統。

傳統彈道導彈的軌道是簡單的弧形拋物線,一旦發射,就無法改變目的地,這種軌道容易被防禦系統估計到打擊目標,較容易在預計軌道上被預先攔截,也只能打擊不動的目標,比如軍事基地,但對會移動、會改變移動方向的目標,幾乎無能為力。

但反艦彈道導彈具有變軌能力,在發射後能夠改變軌道,即使導彈一發射時已被敵方防禦系統發現,但守方無法立刻準確計算導彈落點,大大減少了留給防禦系統的反應時間,因而讓導彈可以突破。

「錢學森彈道」的新型彈道計算方法,是中國東風系列導彈的理論基礎,導彈可以連續變軌,讓敵方無所捉摸。中國的東風二十一型早在一九九一年服役,但當時未有成為重大關注點,單靠具有變軌能力的反艦彈道導彈,對航母戰鬥群的威脅力其實接近零。因為導彈的「殺傷鏈」(Kill-Chain),即其整個攻擊運作過程,是多個系統環環相扣,需要配合重要的情報系統。如果無法在遠距離發現、追蹤與監測航母的去向,反艦彈道導彈難以發揮作用,中國的超視距雷達雖然有三千公里之廣的監測範圍,但精度不足,只能提供對手大約的位置。航母對於個人而言可能是怪物般的龐然大物,但放在整個海洋來看,卻是難以找尋、到處閃避的細小目標。

北斗衛星系統是關鍵

真正使反艦彈道導彈有可能成為「遊戲改變者」(Game Changer)的因素,是中國衛星系統的完善。二零一九年中國的北斗三號衛星系統上線,由此中國終於擁有了自主的全球定位系統,讓中國有了在大海定位與追蹤航母戰鬥群的能力。中國監測系統的完善,令美國需要認真評估中國反艦彈道導彈的威脅性。

即使如此,中國的東風系列反艦彈道導彈的實戰能力卻未有機會被證明,其殺傷鏈運作的可靠性也被國際軍事專家懷疑。但各方都同意,中國目前在理論上已具有以反艦彈道導彈消滅航母戰鬥群的條件,雖然從來沒有實踐上驗證,但這個事實的曖昧已經有足夠的震懾力,讓對手行動之前需三思。

澳門國際軍事學會會長黃東指出,以東風二十一D型為例,由於在進入大氣層時需要減速到五馬赫,這會減低了它的破防能力,而且在戰時要準確定位航母變數多,比如對手對己方監測系統的干擾,可能需要兩個導彈旅,齊射三十支東風二十一D才能命中。

黃東指出,中國海軍在南部戰區擁有三大艦隊中最多052C/D中華神盾驅逐艦,防空網非常嚴密。而反航母衛星群包括圖像偵察衛星、雷達偵察衛星、電子偵察衛星,統稱海洋偵察星座,加上北斗導航定位衛星、通訊衛星,每種不少於兩顆,再加備份星,如果開戰,中國已經對衛星系統被攻擊有所準備,能快速補發衛星。

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在二零一七年評估,中美在「第一島鏈」(北從千島群島開始,往南經過台灣,到婆羅洲島,包括黃海、東海、與南海的西太平洋海域)的軍力相差已經不大,美國在多方面已經不再具有優勢(例如不能保證制空能力)甚至略有劣勢(例如中國能有效攻擊到美國在南海的軍事基地)。

最後,反艦彈道導彈作為中美間平衡不對稱實力的工具,還有一點更為曖昧的考量。中國的東風系統反艦彈道導彈,除了常規彈頭之外,更能裝備核彈頭,一旦發射,在爆炸之前美國無法確定彈頭類型。目前中國無法單靠空海軍力與美國較量,因此,中美兩方智庫與決策者都能預期,一旦美國發動航母戰鬥群攻擊,中國防禦時無法不去使用反艦彈道導彈反制,因為中美的常規軍力並不對稱。這樣,就會把美國置於難堪的抉擇:中國發射的導彈是否裝備了核彈頭?還是只是嘗試常規反制?

中國潛艦導彈射擊

同時,中國的潛艦在南海也非常活躍,對於美國的航母群也是極大的威脅。一旦美國航母向中國的人工島進攻,中國的潛艦肯定會以遠程的導彈還擊,對美國航母艦隊造成巨大的威脅。

到二零一八年為止,中國已在南海八座島礁上填海造地,分別是美濟島、渚碧島、永暑島、華陽島、南薰島、東門島、赤瓜島、永興島。三大島為美濟島、渚碧島、永暑島。海南省三沙市(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及南沙群島所有島礁及其海域),市政府位於永興島,目前所有有人島礁都有4G網絡覆蓋,其中永興島和永暑島已有5G信號。

在這八座島中,美濟島為第一大島,面積五點六六平方公里,當中造島面積達到四點三平方公里。島上建有機場。渚碧島上建有機場,二零一五年七月開始建設,現在三千二百五十米的跑道已經完工,可供客機、戰鬥機起降。島上官兵在島上種上了椰子樹等植被,為南沙添綠。島上有一座農場,裏面有六英畝的水果與蔬菜地,這些土地由從中國大陸帶來的蜜蜂授粉,除此之外還有一群生豬、一批家禽和魚塘。

永暑島最新的面積達二點八平方公里,是中國南海群島的第三大人工島,島上設立了三沙市南沙人民武裝部,中國電信在南沙永暑礁開通和提供服務。建有永暑島機場、永暑醫院、一座佔地一點一畝的現代化蔬菜大棚等。

中國氣象局在永暑島、渚碧島、美濟島三座島上的氣象觀測站,為南海地區及周邊國家的漁民和過往船隻,提供更精準的氣象預報預警資訊。中國還從泰山運來二百噸巨石,在永暑島上建紀念碑,以泰山巨石表明保護主權的決心。

自從二戰的太平洋戰爭後,美國的航母就打遍天下無敵手,至今沒有遇到大規模的挑戰。而中國的人工島的重型軍事化的效果,也將在美國航母的嚴峻挑戰下,受到生死存亡的考驗。

美軍的後勤基地的角色也廣受關注。新加坡長期以來都是美國在東南亞的重要後勤基地,若一旦南海開戰,新加坡的角色極為吃重,儘管總理李顯龍已經多次表明,不願意在中美的博弈中站邊,但地緣政治的位置,決定了新加坡命運的軌跡,勢將向美國傾斜,但新加坡以華人為主的主流社會,都不願意淌中美之戰的渾水,避免豬八戒照鏡子,兩邊不是人。

美國若進入戰爭的緊急狀態,也會積極動用已經停用的菲律賓克拉克基地。雖然菲律賓年前已經切割與美國的軍事合作,強調中立,但在與中國的領土主權之爭的過程中,很容易就會與美國重修舊好。

另一方面,在越戰時與美國是敵人的越南,卻逆轉歷史的角色,會考慮與美國合作反對當年自己的盟邦中國。由於越南的軍事基地金蘭灣曾經是美軍當年在南越時期的基地,如今若可以重返舊地,面對新的形勢,可說是歷史上的顛覆。

從軍力部署來看,美軍可以出動至少兩個乃至三個航空母艦戰鬥群,以龐大軍力集結,顯示強大的軍事肌肉,再加上外交和經濟等舉動,展示特朗普政府的「求戰」策略。

美軍的列根號和尼米茲號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在七月份兩度在南海舉行高強度演習,具有強烈的對華施壓意味。尼米茲號在六月份先是跟羅斯福號在菲律賓海展開聯合演習,羅斯福號卻因新冠疫情被迫返航關島,改由日本基地來的列根號加入與尼米茲號的演習,先是在菲律賓海,隨即移師南海,並在美國獨立日前後展開一場連續數十小時的全方位作戰與攻防演練,展示「無與倫比的海上力量」,地點就在西沙群島海域。這是美軍自二零一四年以來第一次的南海展開雙航母戰鬥群演練。

中國軍事學者王雲飛指出,美國當時此舉既是對中國秀肌肉施壓,同時有幾個目的:一是掌握南海制海制空權,二是顯示美軍已經度過疫情可以開打,三是製造南海緊張保持熱點,四是為當時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印度打氣。然而他指出,美軍演習正好給解放軍製造了反航母打擊的訓練機會,解放軍那陣子就在南海中部水域進行各種打擊航母的綜合實彈演練。而美軍從六七月以來頻頻飛越台灣西岸與菲律賓海域,目的則是造成台海與南海高度連動的事實。

東南亞國家不願選邊站

由於地緣政治關係,北京有不少人相信,東南亞國家不大可能真心向美國靠攏,在軍事上與中國搞對抗。在東南亞具備領袖地位的新加坡,多名領導人就多次公開表示,東南亞國家很不願意在中美兩強之間選邊站。 ▇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特朗普在總統選情不利壓力下,可能不惜在南海與中國一戰,製造危機以爭取連任?新加坡是美國海軍重要補給基地,勢將陷入中美持久戰的夾縫中。 如果中美在南海爆發戰爭,新加坡將會如何自處?這不是「無厘頭」的問題...
2020/5/4-5/10
2020年18期
中馬兩國船隻在南海爭議海域對峙之際,部分大馬網民反對中國抗疫醫療團隊到訪。 正當東南亞各國集中精力應對新冠疫情之際,已擺脫疫情糾纏的中國日前頻頻派出海警船到南海主權爭議海域,引起越南、馬來西亞等國關注...
2020/3/30-4/5
2020年13期
疫情和選情告急的特朗普升高攻擊中國火力,更派軍艦到南海,南海與台海可能成為他絕地反攻的戰場。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