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20/10/19-10/25
2020年42期
內人黨冤案的民族傷口 (黃宇翔)

當年標語:反烏蘭夫

文革期間內蒙古運動:打倒官僚

文革期間發生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冤案,逾二萬人死亡。

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內人黨)肅清事件(一九六七年下半年至一九六九年)是研究內蒙古族群議題難以迴避的題目。按中共官方的數字│一九八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起訴書》就指出,當時約一百四十萬的蒙古族中有三十四萬六千人被迫害,幾近每戶蒙古家庭都有一人被揪出,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二人被迫害致死,被嚴刑迫供、致殘的則達到八萬人左右,當中絕大部分是蒙古族,被打為「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即便是中共官方的數字,尚且可以看出如此殘酷。

關於事件的死傷人數,各家各派的研究指出的數字頗有不同,迫害致死人數大體在二萬至十萬之間,官方認可的、由內蒙古人民大學學者出版的《內蒙古自治區史》則指死亡人數達二萬七千九百多人、十二萬人致殘。相關的研究還有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的《天地翻覆——中國文化大革命史》,而最重要的專著就數旅居日本、思想傾向蒙獨的蒙古族學者楊海英(日本名:大野旭)的《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的文革大屠殺實錄》,他還編著有《滕海清將軍有關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講話集》等等。

「內人黨冤案」對於蒙古族而言毋寧是非常嚴重的歷史傷口,同為一九八零年的起訴書就寫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危害各少數民族人民的生命財產和自治權,給各族人民帶來極大的災難」。當局也意識到事件對民族和諧的破壞,只是把責任都推給了「林、四集團」。「內人黨」冤案本質上是文化大革命在內蒙古的擴大化,將整個由開國上將烏蘭夫領導的蒙古族精英階層幾乎都打倒了,中國共產黨培育、吸納的蒙古族上層人物一時間都變成階下囚,無疑對蒙古族人民有極大衝擊。

內人黨事件最早的起點就是「五一六通知」之後,華北局召開會議,烏蘭夫被批評,在七月二日他甚至還被劉少奇、鄧小平指責不搞階級鬥爭,犯了地方民族主義和修正主義的嚴重錯誤,隨後被打鬥、軟禁在內蒙古。「內人黨事件」最大的屠夫則是滕海清,在一九六七年五月被調任內蒙古代理司令員,展開「挖烏蘭夫黑線,肅烏蘭夫流毒」運動,隨後兩年,專案組翻出了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的歷史,展開子虛烏有的整肅「內人黨」,時還「製造」出諸多「新內人黨」的變種組織,如「統一黨」、「民族獨立黨」、「柳條子黨」、「井眼黨」、「沙窩子黨」、「黑虎廳」、「白虎廳」。直到一九七九年,文革結束後三年才正式平反事件,但罪魁禍首滕海清因為過去有戰功,不追究其責任。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30-12/6
2020年48期
東南亞第一所華文大學南洋大學被新加坡政府關閉四十週年,被視為冷戰犧牲品。創校人陳六使當年因被指「與共產黨分子合作」而被褫奪公民權,但去年新加坡當局在南大原校址設「陳六使徑」,引發聯想。很多校友與東南亞...
2020/11/30-12/6
2020年48期
  1897年生於福建同安。少年時赴新加坡謀生,在僑領陳嘉庚的公司工作。後自行創業,成為星馬橡膠業鉅子。1950年出任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及福建會館主席。五十年代發起創辦南洋大學,1963年遭新加坡政...
2020/11/30-12/6
2020年48期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