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筆記
2021/6/28-7/4
2021年26期
如果蘇格蘭的政治語言是威士忌 (邱立本)

村上春樹《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

村上春樹發現蘇格蘭威士忌的魅力,喝下多少壯懷激烈。這也是蘇格蘭最新的政治動力,說出了獨立自主的聲音,嚮往在歐陸發現美好的未來,也發現更美好的自己。

英國是一個失敗國家?這是越來越多蘇格蘭人的感受,他們日前在英格蘭對蘇格蘭的足球比賽中,約兩萬球迷蜂擁南下倫敦,場內場外吶喊,大鬧倫敦,高舉藍底白叉的旗幟,穿上了蘇格蘭格子的花裙,展示他們的主體意識。

蘇格蘭人對英格蘭不滿,可說是千年的怨仇,後來在十八世紀結合,但卻只是一場「利益的算計」,蘇格蘭在文化上都另有淵源,種族上也是凱爾特人(Celts),與英格蘭的安格魯薩克遜族(Anglo-Saxon)迥然不同。蘇格蘭位於英倫三島北部,擁有豐沛的北海石油。但很多蘇格蘭人心中,他們最重要的寶藏是威士忌。

這種烈性的飲料,香醇誘人,讓多少英雄豪傑情迷其間。日本著名的小說家村上春樹就是威士忌的重度愛好者,他不但曾經前往蘇格蘭的艾萊島(Isle of Islay)探索威士忌酒廠的秘密,還寫了一本散文集《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描繪這種酒的魅力,可以滲透到語言與人際關係中,提煉不一樣的情懷。他在蘇格蘭發現,「小孩生下來時,人們以威士忌舉杯慶賀。人死的時候,人們也以威士忌默默乾杯。這就是艾萊島。」村上這麼說道。

也就是說,蘇格蘭的威士忌成為一種文學的呼喚,啟發他寫作的靈感。村上也提到了他在蘇格蘭旅行的感覺:「旅行帶給我們只會留在人心裏,因而才更顯得珍貴的東西。當時就算沒留意到,後來卻會知道有多可貴。」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1/8/2-8/8
2021年31期
反智、反科學,都是奧運的敵人。追求軀體的快高強,也要追求精神軀體的真善美。巴黎奧運要成功舉辦,須先掃除政治病毒,不能讓陰謀主義蠱惑人心,不能讓奧運的精神被污染。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沒有現場觀眾的奧運。東...
2021/7/26-8/1
2021年30期
香港書展有一種神秘的儀式感,將市民精神動員起來,誘之以書香,曉之以微言大義。書展也是一場集體閱讀,發現更多宏觀的「問題意識」,閱讀香港這本書歷盡滄桑後的新一頁。 儘管戴上了口罩,儘管面對不可知的疫情,...
2021/7/19-7/25
2021年29期
美國在越戰兵敗撤軍,暴露美國的權力邊界受制於民意的變化,今日之我要挑戰昔日之我,不惜背叛過去的理想,擁抱最新的論述,才能符合自己最新的利益。 一九七五年美軍敗走西貢,最後倉皇撤退的時刻,驚險重重。由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