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20/8/3-8/9
2020年31期
身份認同事小民族認同事大 (陳國祥)

身份認同屬個人小事,中華民族認同卻攸關大局。兩岸三地人民須以此為基礎,爭取信賴,尋求互動。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社董事長。

 

大陸與台灣官方交流中斷久矣,唯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碩果僅存,台北市長柯文哲和上海領導日前透過網路,雙方口唸「兩岸一家親」的通關密語,做為兩市交流的政治基礎。由於論壇屬地方政府層級,所以口唸這個政治色彩不濃的咒語就夠了,若要上升到中央層次,就遠遠不足了。何況兩岸一家親還隱含「一族兩親」的差異問題,同是中華民族的大家庭,大陸認為台灣是近親,柯文哲心中可能只是遠親。

這還不打緊,值得憂慮的是,近期民意調查顯示,台灣人的身份認同多已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是「正港台灣人」,有別於中國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亦乎如此,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不認同自己也是中國人。如果兩地身份認同趨向都無法扭轉,則未來兩岸(兩地)一家親的說法在台港都將說服力大減,無法充當一「國」兩制的黏合劑。

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點像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進一步催化身份認同的變化。「我是台灣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跨越「我是台灣人(香港人),也是中國人」的自我形象敘述。台灣人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意識同樣日益擺脫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年輕人更是如此,香港二十歲以下的年輕人自認是中國人者僅百分之三,台灣也差不多。

作為一個台灣人或是香港人,「中國人」的身份原本是一種補充,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但隨著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情緒日益高漲,中國人的身份逐漸疏離。許多台灣人和香港人相信不能同時擁有兩個代表同一地區的身份,因而使得「內群體」和「外群體」的分野日趨分明。

台灣人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轉型有相似之處。儘管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快速上揚,但其制度架構、人權狀況及國民素質均異於台港,無法令兩地人民從心底裏以中國人為榮。一般港人多把中國大陸認定為封閉落後,同時把香港定義為打破這個封閉落後的窗口,香港人自持的先進性進一步強化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台灣從反共堡壘到經濟奇蹟再到民主轉型,一路把中共視為貧窮落後與專制政權,把大陸的統一政策視為併吞台灣的野心,同時有著絕對的制度自信。台港民眾對大陸的離心力,雖在中共積極推動交流、制訂優惠政策與展現政績之後有所減弱,但由於價值觀和體制的歧異,加上自主意識越來越強固,所以無法消彌,甚至日益強勁。

由於一些台灣人和香港人的族群意識高張,所以國族主義(nationalism)的意識日益增強,其原意是指人們對自己所屬國家或政治實體有著休戚與共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如果是以血緣和族裔等原始特徵為認同基礎,可以視之為種族血緣型;如果建基於共同認同的價值理念和生活方式,則可視之為公民價值型。北京針對台港所做的國族論述明顯屬於種族血緣型,強調台灣人及香港人和大陸人為血濃於水的同胞,兩岸(兩地)一家親,希望藉由宗族血緣的感召,建立台灣人、香港人對中華民族、中國人以至對中共政權的認同。然而,近年兩岸、港陸之間在國族認同上的衝突很大程度上恰恰就是因北京的「官方民族主義」不斷增強,為了捍衛自家「主體性」而產生一種對大陸的「負面認同」,同時在反中人士的操作下,產生強大的「政治反制動員」(political counter-mobilization)力量。

台灣人和香港人的國族認同意識基本上是一種以公民價值論為主軸而兼具種族血緣論元素的國族主義,雖不否定大陸與兩岸、兩地在血緣、文化及歷史上的共同淵源,但更強調核心價值認同的面向,形成一種「混合型」(hybrid)的國族意識。「台灣主體性」和「香港主體性」同步增長,皆有突顯政治文明優越感的意味,包括民主、自由、法治等核心價值;由此而使台港民眾的身份認同超越血緣因素,產生較深層次的文化內涵。

基於核心價值的差異,一些台灣人和香港人對於「文化中國」的認同大幅稀釋,對「政治中國」的抗拒和對「兩制」的堅持則日益強烈。兩地年輕人透過太陽花和反送中運動的共同抗爭經歷,進一步強化了團結守護核心價值的共同體意識 ,致使「我是台灣人(香港人)」的主體意識變得根深蒂固。

大陸與香港、台灣一家親的心靈契合,無疑是一國兩制在港行穩致遠、在台風掣雷行的根本基礎。有了這個心靈依託,可以穩若磐石;缺乏認同基礎的支撐,則荊棘重重。峻法可以震懾於一時,武統可以威嚇於眾人,但民族認同的鞏固才是長治久安之道。香港主權回歸了,但人心多未回歸;對台灣聲聲呼喚統一,但人心多畏統一。放眼長久,唯有將改革開放深化並擴大其面向,縮小大陸與台港之間在體制與價值上的差異,方能扭轉兩地身份認同的發展趨向,建立穩固不移的統合基石。

台港人民也必須認清一國與統一是不會改變的大政方針,任何勾結外國勢力的行徑都會被遏止,只有在一家之內尋求妥善的相處之道,方能確保和諧、和平與合作。身份認同可以自我界定,民族認同卻不容挑戰;身份認同屬個人小事,民族認同卻攸關大局。唯有在民族認同的基礎上,各方相互爭取信賴,尋求互動良方,才能免於外力的介入與干預,並永保個人與群體的安康與福祉。 ▇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3-8/9
2020年31期
中國可逕自宣布太平島、西沙和東沙群島擁有兩百浬經濟海域,並先以海警維權,不必隨美軍挑釁起舞。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七月十三日正式發表「南海聲明」,措詞...
2020/8/3-8/9
2020年31期
特朗普在未來三個半月將作困獸之鬥,手法就和過去三年一樣:威嚇、利誘、推諉卸責。 楊艾俐,資深媒體人,台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美國華盛頓大學教育傳播碩士,曾任《天下雜誌》總主筆、廣東汕頭大學傳播學院教授...
2020/8/3-8/9
2020年31期
港府教育體制官僚,處理國民教育不善,推動教科書電子化緩慢,校園設計及設施指引落後,亟待改革。 胡恩威,香港實驗藝術團體「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行政總監,從事舞台導演、編劇、多媒體科技藝術、空間建...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