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20/8/3-8/9
2020年31期
香港教育局必須徹底改革 (胡恩威)

港府教育體制官僚,處理國民教育不善,推動教科書電子化緩慢,校園設計及設施指引落後,亟待改革。

胡恩威,香港實驗藝術團體「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行政總監,從事舞台導演、編劇、多媒體科技藝術、空間建築設計和文化政治評論。香港一帶一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聯合召集人。

 

九七後香港特區政府發明很多教育改革的口號,但是教育政府部門體制的改革完全沒有進行。唯一進行過的是把教育署和教育局合併,合併後雖然引入一些「人事」改革,但本質上也是原來的政府官僚結合行政官僚體制。負責教育的官員素質以及升遷方法只有年資,沒什麼在職培訓的指標,非常封閉和落後。

幾年前反對國民教育的那個運動正是暴露香港教育體制問題的開始。國民教育本來是一件非常正常和應該做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會出現中學生組織起來去反對?最後要撤回呢?這便要具體看清楚香港政府負責教育的部門是如何處理國民教育的,他們首先成立了一個一百多人的委員會,裏面的而且確有一大?博士,但完全沒什麼具權威性的社會人文科學專家。交出來的諮詢文件及最後國民教育的定案,是一本接近千頁的百科全書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用「有選擇」為理由,把國民教育的選材外判給老師!而這個課程出來以後,教師當然選擇最容易教的,當然是中國現時政治體制,因為它比較具體和實質。於是有些人用這個來炒作,說這個是洗腦教育。但是其實你去看國民教育的百科全書式課程,裏面基本上有中國易經哲學、歷史、什麼都包羅萬有,所以這個國民教育基本上是沒有重心和目標的。

其實設計一個國民教育課程給中學是非常簡單和直接的,目標就是認識中國近代政治社會的體制(改革開放)下的公民角色和責任,第二是建立中國人的文化認同。教兩點︰第一是國情。國情是什麼?就是中國政治體制的基本知識。第二就是文化,中國文化的基本知識、儒釋道、書法水墨、詩詞歌賦。簡單來說就是中國歷史、中國哲學和中國藝術。只要把這些有系統的知識讓學生吸收,學生自然會有能力去理解,自然會成為一個正常的公民。如果他們知道過去高鐵是如何建成的,如果他們知道過去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公務員制度的改革,他們便會知道目前中國的執政黨共產黨在中國發展的角色。

另一個例子是教科書,十多年前香港教育局推動教科書電子化,到了今天仍然沒有全面實行。很多家庭仍然要負擔不少錢去購買一些年年一樣但是年年新版的所謂教科書,版面設計完全達不到正常的專業水平,並且經常出版一些重量超重的教科書,導致很多小學生天天背?一個像磚頭的背囊回學校。這種不專業的教科書政策為什麼香港教育局可以容忍?是誰監督教育局?為什麼香港不可以推出電子教科書?然後每一個家庭免費派發,以後香港家庭基本上不需要買任何教科書。只要我們比較韓國、台灣、日本的教科書,便會發現香港教科書的確非常落後。而所謂教科書電子化,基本上是沒有目標和時間表。

如果不對教育局進行大規模的改革,從人事編制、政策制定、政策研究、政策執行、負責相關的學校官員進行大幅度的換血,香港教育是沒有希望的。而我們看見去年香港中學生那種完全情緒式政治表態,他們對中國的仇恨是建基於什麼呢?是不是過去十多年失控的自由行引起?還是香港傳媒過分集中報道中國負面新聞?通識教育課程過分集中於時事評論而缺乏基本的人文社會科學知識?我們亦可以說過去二十年所謂愛國教育都是一些形式主義的教育,唱唱國歌、歌頌一下祖國的成就,或者一些旅行團,實質上我們對中國具體發展和香港在中國發展的角色完全沒有給香港人知道。香港如何對改革開放二十年作出貢獻,這個歷史應該是國民教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若年輕人了解之後,他們比較知道香港未來的角色,香港可以做一個對中國有建設性的批判者。香港人的影響力建基於我們在中國做一些實際事情,而不是參與所謂的政治表態。政治表態由一小撮人去做沒有問題,但當整個社會都沉迷在所謂的政治表態時,便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麼香港的教育改革應該如何進行?除了所謂官員upgrade以外,其實整個教育方向也應該更有系統更有方法去做,如何去做?是一個我們必須研究的課題。

除了國民教育和教科書以外,另外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學校校園設計及設施指引。只要我們打開這個七十年代的指引,就會發現錄音機的卡式帶(Cassette)仍然在表格內,即是說這個表格根本沒有與時並進。它是根據七十年代的標準所定,在如今數碼化、講求所謂STEAM學習、創意教育的年代,這個儀器名單基本上是完全不合時宜。另外是學校建築的設計,只要和最近幾年在深圳落成的學校比較,你會發覺香港學校非常落後,仍是所謂班房為本的教學模式。

在新冠疫情以後,我們必須重新思考教育是如何執行的,老師的教學方法應該如何運用新科技進行?傳統的人傳人教學模式應該怎樣優化?而這正是教育局推動改革的責任。這些改革如果不進行,對香港的競爭力必然會產生巨大影響。過去一年反修例事件,中學生那種激情的表現,從正面來說,你可以說他們都非常關心香港,所以我們應該進一步引導他們去思考他們可以具體地為香港、為中國做什麼?而不是情緒式去所謂抗爭。

港府教育體制不改革,這些所謂什麼STEAM教育、創意教育、國民教育,都是不能具體和實在地執行。▇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3-8/9
2020年31期
中國可逕自宣布太平島、西沙和東沙群島擁有兩百浬經濟海域,並先以海警維權,不必隨美軍挑釁起舞。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七月十三日正式發表「南海聲明」,措詞...
2020/8/3-8/9
2020年31期
身份認同屬個人小事,中華民族認同卻攸關大局。兩岸三地人民須以此為基礎,爭取信賴,尋求互動。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
2020/8/3-8/9
2020年31期
特朗普在未來三個半月將作困獸之鬥,手法就和過去三年一樣:威嚇、利誘、推諉卸責。 楊艾俐,資深媒體人,台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美國華盛頓大學教育傳播碩士,曾任《天下雜誌》總主筆、廣東汕頭大學傳播學院教授...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