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薄評厚論
2021/5/10-5/16
2021年19期
民主派是怎樣失去香港的? (林沛理)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香港01執行總編輯。

 

有時秋後必須算帳。不管是鎯鐺入獄、流亡外國還是退隱不仕,民主派人士今日在香港拼命要做的事情不是推動民主,而是自保求存。如果他們還有點自省能力,應該問自己:「我們是怎樣失去香港的?」他們當然會怪罪北京,甚至會把他們今日的艱難處境用作證明中國共產黨「罪名成立」的「呈堂證供」。然而他們自己真的沒有責任嗎?蘇格拉底不是說過,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活嗎(An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政治本是解決衝突的重要手段,在一場政治鬥爭中全軍覆沒,也意味著在處理衝突上一敗塗地。擅長做調查報道的美國記者蕾普利(Amanda Ripley)在新書《高度衝突:為何被困與如何脫身》(High Conflict: Why We Get Trapped and How We Get Out)指出,當人長期捲入激烈鬥爭中,抗爭者就會變成他們的核心和終極身份(core identity)。他們什麼都肯放棄,就是不肯放棄抗爭。對他們來說,唯一可接受的方案是「全勝」,絕無妥協的餘地。

在這樣的情況下,衝突難以化解而只會不斷升級,因為已經變成了「只有你輸我才會贏」的零和遊戲。一旦墮進這個「高度衝突的陷阱」就甚難脫身,從兩敗俱傷的離婚到令國家元氣大傷的內戰,人類每天都因無法解決衝突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16-11/22
2020年46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
2020/11/16-11/22
2020年46期
  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是美國人的靈魂之窗。從今年的選舉結果,可達致以下結論:美國是一個由老人話事(即決定、說了算)的年輕國家(America is a young country ruled by o...
2020/11/9-11/15
2020年45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香...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