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薄評厚論
2021/5/10-5/16
2021年19期
美國真正的敵人 (林沛理)

 

英諺有云,不需修,別多手(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可是,美國的經濟制度已經裂痕處處,政府再不動手修理,可能很快就會出現稀巴爛甚至分崩離析的嚴重後果。在這方面,上任過百天的總統拜登遠比他的前任特朗普有警覺性和危機感。美國要圍堵中國的政治決心堅定,但同樣顯而易見的,是拜登政府想借迅速崛起的中國這個「門口的野蠻人」(barbarian at the gate)來敲山震虎和凝聚改革力量。只要留意拜登近期的公開講話,不難發現中國已經成為「衡量美國社會落後的尺度」。關於中美兩國的競爭,拜登說過令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句話是「若不急起直追,我們會被他們(中國)打到落花流水」(If we don't get moving, they're going to eat our lunch)。

美國要花盡心思對付的不是「門口的野蠻人」,而是「坐在大桌子上的胖哥」(fat guys sitting at the big table)——那些肚滿腸肥、貪得無厭的科網公司巨頭和打工皇帝。隨便舉個例,二零二零年是飛機製造商波音史上從未有過的黑暗歲月:先是新型號的飛機被禁飛,然後疫症來襲,錄得一百二十億美元巨額虧蝕,結果三萬員工的職位不保;但穩坐釣魚船的首席執行官卡爾霍恩仍然獲發高達二千一百萬美元的薪津。拜登要徵收所謂「超級富人稅」,並非無因。

這當然只是冰山一角,美國的貧富不均和收入差距早已侵蝕社會和諧。這也是反民主的,一如美國作家吉里達拉達斯(Anand Giridharadas)在《贏家通吃》(Winners Take All: The Elite Charade of Changing the World)一書指出,腰纏萬貫不義之財的人,總會千方百計用錢來鞏固他們在政治和經濟上擁有的優勢。

美國落後得中國更遠的是它的反壟斷政策。過去十年,臉書、亞馬遜和谷歌壟斷其所屬業界的程度,已經超越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在鐵路運輸、石油生產、煙草業、煤礦業和肉類加工業出現的壟斷情況;但政府卻選擇了袖手旁觀和不作為。一八九零年通過的休曼法案(Sherman Act)和一九一四年頒布的克萊頓法(Clayton Act)仍然是今日執法機關用來打擊壟斷行為的主要工具,反映了政府的立法根本未能與時俱進。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16-11/22
2020年46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
2020/11/16-11/22
2020年46期
  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是美國人的靈魂之窗。從今年的選舉結果,可達致以下結論:美國是一個由老人話事(即決定、說了算)的年輕國家(America is a young country ruled by o...
2020/11/9-11/15
2020年45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香...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