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道
2020/8/3-8/9
2020年31期
獨家專訪:香港創新及科技局長薛永恒 (江迅、黃錦坤)
國安法有利香港創科發展

薛永恒:國安法有助信息雙向交流(圖:香港政府新聞處)

薛永恒(左二)參觀數碼港了解防疫機械人操作技術(圖:香港政府新聞處)

薛永恒認為港區國安法出台有利於創科發展;創新要素的流通最重要是信息流通、人才流通、資源流通;香港未來創科發展有三大課題:醫療科技、人工智能、高新物料與微電子。

香港財經界在熱議兩大話題:七月二十七日,恒生科技指數推出,自香港改革上市條例後,香港已成為亞太區最大、全球第二大的生物科技融資中心,過去兩年生物科技公司在港合共集資四百三十九億港元(約五十六億美元),佔期內總集資額逾百分之七;七月二十日,中國科技和金融服務巨頭螞蟻集團宣布,啟動在港交所主板和上交所科創板同步發行上市計劃。

說到這兩個話題,香港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也顯得興奮。七月二十二日,透過網絡連線,他在全國政協專題協商會上,就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合作致辭。他說,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為香港的經濟和科創發展帶來難能可貴的機遇。國家科技部和財政部於二零一八年五月推出新規定以來,香港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可參與中央財政科技計劃項目,得到的項目經費可跨境在香港使用。這回應了香港科研界多年訴求,是中國內地與香港科研合作重大突破。至今,中央及地方層面已批出超過二點五億元人民幣(約三千五百七十萬美元),給香港的大學和研發機構作研發項目和建立實驗室。

薛永恒說,中央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舉行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第三次全體會議後公布,香港的大學和公營科研機構在內地的分校、醫院和分支機構,如果能符合特定條件,可列為試點單位,獨立申請內地人類遺傳資源過境來香港研究。「我們正與科技部推動落實有關安排,推動大灣區的科研合作和醫療科技的發展。我們也正與深圳市政府於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這是大灣區其中一個重大科技創新平台,將與深圳的『深方科創園區』聯動發展,成為一個具有協同效應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實現大灣區創新要素高效便捷流動的重要載體」。

兩天後,薛永恒在添馬政府總部接受亞洲週刊獨家專訪。他戴著「銅芯口罩」,從五月六日至今,他天天戴「銅芯口罩」,以顯示一種自信。事緣創科局主導的「銅芯口罩」項目,曾遭遇社會上一些對效能及採購程序的無理質疑。四月出任創科局長以來九十多天,他已經「沒有屬於自己個人的完整一天,哪怕是週末」,同事也跟著他忙碌,沒有怨言,和同事相處,互相都視為「兄弟姊妹」。訪談中,出身工程師的薛永恒一再顯露對數字敏感、思維嚴謹的風格。以下是訪談一個半小時的摘要。

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曾在專題協商會上提出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創新要素要自由流動,香港對此有什麼部署?

我認為創新要素的流通最重要的就是三方面:信息流通、人才流通、資源流通。信息流通是最重要的,發展科創必須要有數據。舉例來說,應對新冠疫情,有些醫療數據大家能不能互通,以此來推動醫學上的一些突破?再舉例,除了人類遺傳基因這些高層次數據,兩地的一些城市交通資訊能不能互通,以推動建立智慧城市?國安法的出台對香港和大灣區的信息雙向交流是有幫助的,因為如果沒有合理的法律保護,有些內地的信息是來不了香港的,或者是會影響到國家安全的。另一方面,市民對於私隱的擔心也是信息流通的一個障礙。政府有責任向市民講清楚資訊為何要流通,要讓市民理解科技的好處,他們才能支持。

你覺得香港創科發展的重點在哪?

我當時就任這個崗位時,針對創科發展提出三點:一是協作,要和內地其他城市合作;二是溝通,我們不是為創科而創科,要改善人民生活,推動社會發展,才能得到人民支持;三是人才,要培育本地人才,同時要拆解人才流通壁壘,減少繁複的行政手續,方便延攬國外及內地人才來港。過往十幾個月香港的不穩定,導致香港和大灣區兩地人民對彼此都有疑問,我們有責任花時間去慢慢化解這個難題,因為最終科研的要素一定要互相流通,創科發展的「水」才會活。

你剛才提到國安法,怎麼理解你說過的國安法出台有利於香港創科發展?

過去一年多,香港社會混亂,暴力事件頻頻發生,有恐怖活動風險,影響到國家安全的底線。這些混亂已影響香港本身的生活資源、經濟發展,也影響到香港創科發展。其實香港這屆政府對創科是大力推動的,已經投入一千億港元,投放在一些創科的資助計劃、科學園的基礎建設、學生在科學工程方面的教育等。在香港的創科公司二零一五年有一千五百多家,到二零一九年增長到三千一百八十四家,在這些創科公司的工作人員由三千七百多人增長到一萬二千四百七十八人,升幅有好幾倍。

創科融資方面呢?

以香港創科融資來說,風投基金總投資額由二零一四年的十二點四億港元,上升至二零一八年的一百六十三億元,增長十二倍。但二零一九年社會事件影響下,風投基金總投資額只有九十九億港元。投資初創企業本身就是高風險的,一旦社會環境不穩定、經濟活動受傷害,就更不會有人來香港投資了。創科要發展,一方面政府當然要支持,但另一方面,社會穩定是必然的要素。國安法作為一個有效的法律工具,可以令香港重新擁有平和環境,讓人民的生活和經濟活動重新恢復秩序。我一再強調,發展創科必須要有穩定的社會環境,而國安法恰恰就是「定海神針」。

港區國安法落地以後,據說有些美國科企宣布要撤出香港。到目前為止有沒有這些現象?你如何評論?

我認為這次社會運動和國安法出台,都離不開中美矛盾的大背景,而矛盾的源頭在於美國看到中國發展的勢頭會影響他們在世界的主導地位,所以會想方法阻礙中國發展。港區國安法出台自然會被一些「有心人」比如美國,拿來做文章。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國家是沒有一個保護自己國家安全的系統的,美國、德國、日本、新加坡等都有自己的國安法,我們現在在香港的國安立法是合理的,也並不比它們更嚴苛,但由於上述的中美矛盾等原因,它會被「有心人」刻意抹黑和構成一些「不確定性」,所以會令有一些在港企業因一時沒能全面理解國安法而產生一些憂慮。我們國家經濟發展蓬勃,是世界發展的「火車頭」,任何企業在香港做生意,眼光不只是放在香港,而是放在整個中國發展的機遇,所以你要說因為港區國安法的影響,就讓改革開放以來這麼多進入到香港的企業放棄在港投資,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當然,特區政府也有責任去和在港企業解釋清楚港區國安法的影響,我自己也接觸了很多不同背景的美國企業,比如「微軟」,他們很明確表態在港的投資會繼續,而且更會尋找機會和大灣區合作。

美國一系列所謂「制裁」動作,對香港創科發展影響有多大?

不可否認,因為美國「制裁」我們會迎來一些陣痛。比如以前不需要出口許可證的一些科技產品,現在需要了。但這些涉及到出口許可證的科技產品,每年大概價值是四至五億美元,這佔香港總體出入口產品價值簡直微不足道。同時這些需要出入口許可證的產品,也不是什麼極高科技的產品,我們可以在其他地方比如歐洲和日本找到替代,問題只是這個轉變過程會經歷一個陣痛。這又何嘗不是一個「雙輸」?我們一開始找美國買一些科技產品是因為他們有優勢,他們願意賣給我們,是因為他們能賺到錢,那在美國「制裁」下,他們的一些企業也做不成生意。說到底,在中美矛盾的背景下,這個「制裁」是想拖我們國家發展的後腿,國安法只是他們的一個藉口。我們香港的科學家和企業家很早就意識到了,美國不賣給我們,我們就另尋他路。總體來看,國安法出台對香港創科發展帶來的益處,比所謂美國「制裁」帶來的不利而言,是明顯重要得多。

香港未來創科發展重心在哪?

香港目前的創科發展有兩個大課題:一是醫療科技,二是人工智能,這兩個是香港很強的優勢。另外,如果說未來還有第三個大課題的話,一些大學和研究中心會認為是M&M(Materials and Microelectronics),即高新物料與微電子。微電子就是指芯片等精密零件,而高新物料包含的範圍更廣,因為科技往前發展,高新物料是支撐所有新科技、甚至一些大型基建的最重要元素。

香港創科未來發展的機遇在哪?

首先要看清楚香港自身有什麼優勢和不足。香港在科研方面的實力非常強,香港七百多萬人的城市,有五間大學是世界百強,國家的兩院院士有四十多位。再加上香港有一國兩制政策支持,與大灣區和內地有緊密聯繫,同時又擁有自己的法律、經濟和社會制度,包括科學家最重視的知識產權的保護非常完善,這些都讓香港成為國家最自由和最國際化的城市,這就是我們的優勢。我們的問題是自己的市場太小,從科研成果的商業化能力是相對薄弱的,工業生產能力不足。在繼續加強科研的能力的同時,我們必須要和大灣區加緊協作,因為科創企業要發展,最終都是要將科技產品生產出來而且投放進市場,所以我們必須要藉助大灣區的生產線優勢和廣闊的市場。

當然,我們政府也有責任:一方面要帶頭協助企業科研成果落地,提供應用場景給新產品去試用;另一方面,要推動香港再工業化,讓香港的整個經濟體系不要太單一,資助一些智能生產線落戶香港。我為什麼強調要「智能生產線」,因為香港人工高、地價貴,所以一定是要高增值的生產線在香港才有發展機會。由於香港的知識產權保護比較完善,很多企業也願意把一些精密的生產留在香港,但始終這裏也要有配套的生產條件才能讓他們產品落地。香港還有一個非常強的優勢是金融。總而言之,科創發展的鏈條是從科研到生產再到最後的融資上市,香港在這條鏈條的一頭一尾都有非常強的優勢。

創科局目前整個架構對發展創科有沒有可改善的地方?

創科局全稱是「創新及科技局」,它在二零一五年成立,是個很新的決策局。以前香港的創科發展的定位並不是很清晰的,成立創科局之後,現在的定位可以從下屬的三個部門反映出來:「創新科技署」顧名思義就是去推動整個業界去發展創新科技;「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是作為整個政府的資訊科技的服務提供者和推動者;「效率促進辦公室」協調各決策局就研發及科技事宜的政策制定工作。我要強調,創新及科技局的「創新」不只是創新科技,還要創新政策,去提升政府整體服務的效率和水平。除此之外,科學園和數碼港也是由創科局資助的,還有納米及高新材料研究院、紡織物料研究院、物流供應研究院等,它們在政府以外,所以相對來說自由度會更高,彈性更大,能快速適應社會要求。我認為創科局現在的架構是沒問題的,但還需要更新我們的一些理念去更好地和大灣區的兄弟城市合作,想方法推動香港創科機構和保送人才進入大灣區。

面對這次疫情,創新科技如何協同香港抗疫?

政府從最開始應對這個疫情到現在,科技都有重要參與。比如電子手環,無論是居家檢疫還是強制檢疫,這個手環起到很大作用,這個手環有部分是香港自己研發的。另外就是銅芯抗疫口罩,當時面對香港十分短缺口罩的情形下,創科局承擔了製作的任務,我自己在政府三十多年,第一次遇到政府要給香港每個市民派一個實物。我很開心我們團隊完成了這個任務,更開心的是這個「銅芯口罩」是由香港自己研發的產品,也拿到了很多專利和世界級研發比賽的金獎。但在過程中我們也迎接很多挑戰,遭受一些抹黑。香港多元化社會有不同聲音,但希望大家在抗疫時能同一條心。我們的口罩是經歷了很嚴格的工序製作和檢測的,洗了六十次仍符合檢測標準。說到科技抗疫,我們還有一個公營機構試用計劃,在應對疫情期間邀請一些大學、研發中心、私營機構提議可以用什麼科技來幫助抗疫,一下子收到三百多項建議,比如消毒塗層、殺菌噴霧、過濾技術、機器人運送等。在疫苗研發方面,香港也有兩間大學的研究走得非常前。但始終因為香港太小,在資源、人才、技術方面都有所限制,所以必須要配合國家一起研究,不可能單打獨鬥。 ▇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3-8/9
2020年31期
全球最大的獨角獸螞蟻集團在上交所科創板和港交所同步發行上市,預估上市後僅次於騰訊和阿里巴巴,成為香港上市股票中第三大市值公司。馬雲將有望擠進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財經界近日幾乎都聚焦於那隻「螞蟻」,它快...
2020/8/3-8/9
2020年31期
  1962年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電機工程系及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亦曾於哈佛大學商學院進修。1984年加入政府,任職助理機電工程師。2017年10月起出任機電工程署署長,並兼任機電工...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近日為積極推動《港區國安法》落地香港忙忙碌碌,他?調《港區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符合《港區國安法》總則對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要求,對香港未來非常樂觀。 香港添馬添美道,政府總部東翼十...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