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鋒
2020/7/13-7/19
2020年28期
中歐微妙默契制衡特朗普

中美之間的第三者是歐洲;歐美之間的第三者是中國。歐洲成為制衡特朗普的微妙力量,與中國暗通款曲,德法不再仰美國鼻息,推動歐洲軍,尋求獨立外交,為中美博弈添增奇特變數。

中美之間的第三者是歐洲,或者說,歐美之間的第三者是中國。在中美關係高度緊張之際,歐洲扮演了關鍵的緩衝的角色,甚至成為一股微妙的制衡特朗普政府的力量。由於美國的單邊主義,在經濟上對歐洲毫不客氣,在北約問題上也是爭議不斷,德國與法國都爭取逐漸與美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不再只是仰美國的鼻息、亦步亦趨,而是要部署更多的獨立外交空間,不被美國特朗普政府牽著鼻子走,因此為中美的博弈,添增奇特的變數。

在冷戰時期,歐洲是美國的跟班,由於歐洲面對蘇聯的威脅,亟需美國的保護,協防歐洲,免於被蘇聯蠶食。在北約的結構下,歐美聯盟,發揮聯防的作用。

但到了二零二零年,歐洲面對一個不一樣的美國。在特朗普統治下,美國對歐政策不再扮演「自由世界領袖」角色,而是斤斤計較,要歐洲諸國分攤北約防務上巨大經費,就是說要歐洲各國付出「保護費」,成為一筆很大的負擔,損害歐洲的利益。但歐洲發現自己的戰略考慮,不能依附在美國背後成為美國附庸,而要認真對待自己的需要,回答「誠實身體」的誠實需要。

歐洲的誠實需要就是保持和平、繁榮與穩定,而不是成為美國鷹派在歐洲大陸的走狗,不斷向俄羅斯惹是生非。長期以來,德國、法國與意大利等國都厭煩成為美國仇俄策略的先鋒,而是要建立一個獨立自主﹑超越意識形態之爭的沃土。過去由於美國負擔北約的大量軍費,也多少為歐洲製造了一些就業機會,因此對於美國在歐洲廣設軍事基地,沒有怨言,但如今特朗普要求歐洲負擔北約的巨大軍費,反而刺激歐洲思考到底是否還需要這樣的「北約抗俄」角色。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3-8/9
2020年31期
特朗普競選團隊召喚冷戰與麥卡錫主義幽魂,鼓動中國人民推翻中共統治。但恰恰相反,中國人民在疫情與美國壓力下,對習近平政府支持度上升到最高峰,而特朗普民望卻跌至歷史最低點。 中美終須一戰?這不再是遙遠的想...
2020/8/3-8/9
2020年31期
香港社會要打破政治迷思,不要認為主張民主與普選,就要走向港獨。剛好相反,中國人都希望香港可以民主普選,但卻不能以民主的名義,塞進分離主義的私貨。 這是香港政治的底線,不能搞「吳三桂式」的賣國求榮,不能...
2020/8/3-8/9
2020年31期
台灣重新派遣海軍陸戰隊進駐東沙島,將進行工事構築,部署相關的飛彈火砲,是台灣首度在南海布防新型武器。 中美兩國在南海的較勁展現軍事肌肉,已經到達白熱化階段,美軍兩個航母戰鬥群「尼米茲號」及「列根號」七...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